天津市水上公園撈出中國友誼集團葛金山70公斤黃金

中國友誼集團公司業務部原經理葛金山利用職務便利,將單位的近70公斤黃金侵吞,嘗試售賣失敗后,將黃金沉入天津市水上公園湖中隱匿,后潛逃21年,于2019年9月被抓捕歸案。

2020年10月30日,有記者從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獲悉,此案的一審判決已于21日生效,葛金山犯貪污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。涉案物品已起獲并發還。

法院介紹,1994年起葛金山開始擔任中國友誼集團公司業務五部經理,負責黃金原料的購買及銷售。1998年9月,由于工作和感情都不順利,葛金山想到了“裸奔”,即“房子工作都不要了,撈一筆就走!

葛金山提前聯系了兩家購買黃金的公司,一家是廣州高建珠寶公司,另一家是桂林金屬工藝品總廠。

1998年9月15日,中間人蔣某代表桂林金屬工藝品總廠同葛金山商定好,以每克80.2元的價錢購買葛金山單位的黃金,共560萬人民幣,以匯票方式支付。

友誼集團副總、葛金山的領導吳某回憶,1998年9月16日左右,葛金山到其辦公室,稱現在廣東有客戶愿意以1克80.2元人民幣的價格買入單位剩余指標的70公斤黃金。后因黃金價格變動,吳某覺得這筆交易公司不賺錢想要中止,但葛金山堅持。

9月18日,葛金山通知蔣某,桂林金屬工藝品總廠的匯票到賬了。

9月21日,葛金山告訴蔣某,“老總嫌價格太低不能賣!惫鹆纸饘俟に嚻房倧S最終同意,以每克81.5元購入,需補的錢于9月22日送至葛金山單位。

9月22日,葛金山又對吳某表示,廣東客戶同意以81.5元人民幣1克的價格購買,吳某同意繼續交易。葛金山稱,銀行讓其三日之內付款,因為單位沒有那么多錢,葛金山提議稱,最初要買這批黃金的客戶已經把錢匯到公司的賬戶上來了,可以先用這筆錢買黃金,事后可付高額利息給對方。吳某便讓葛金山著手去辦。

葛金山收到桂林公司的匯票后,將匯票給了單位,讓單位向人民銀行申請采購黃金。9月22日上午,葛金山讓司機開車載著他和會計去銀行,從單位賬戶向人民銀行劃款500多萬。司機將他們送到銀行后,葛金山讓司機先回公司,劃完款后將會計也支走。

隨后,葛金山給其表弟陳某打電話,讓他帶著親戚付某,拿著旅行箱打車到人民銀行北京分行門口碰頭。葛金山和陳某進到金庫,共提了22塊半黃金,大約69.99公斤。

葛金山隨即電話聯系廣州高建珠寶公司,對方稱現金已準備好,要開增值稅專用發票、介紹信、黃金批發和零售許可證復印件,23日到葛金山公司辦理此事。

“當時一聽就蒙了,因為什么也沒準備,錢是拿不到了,但金子還在自己手上!备鸾鹕揭庾R到,如果對方聯系單位,那自己什么都拿不到了。

于是,葛金山和陳某、付某打了一輛出租車到天津。到天津后,葛金山用假身份證開了一間房。葛金山擔心有人發現箱子里的黃金,便去水上公園“踩點”。23日上午,葛金山租了兩條船,趁著四周沒人,將箱子扔進水中。沉金之后,他們迅速還船,退房。葛金山讓陳某、付某盡快離開天津,并囑咐他們,別對任何人談起此事。

1998年9月23日下午,蔣某找到吳某,稱葛金山已經將黃金提出來了,但現在葛金山不見蹤影。吳某也致電葛金山,未有回電。在這期間,葛金山的妻子對吳某說,葛金山曾給她打過電話,稱他現在跟一筆錢有關系,數額較大,有點風險,讓她和孩子搬走。

吳某覺得事情不對勁,擔心葛金山攜帶黃金跑了,便報案。

自此,葛金山獨自乘車從天津到了淮陰,后又跑到南京、福建、云南等地,共潛逃21年。

2001年8月,葛金山還去過一次水上公園,按著記憶去尋找黃金,但未找到,便推測被公安機關撈走了。

2019年9月23日,葛金山被抓獲,歸案時57歲。

公訴機關指控,時任中國友誼集團公司業務五部經理的葛金山利用職務之便,將單位花費人民幣551.465068萬元購買的69.98283公斤黃金予以侵吞,并將上述黃金沉入天津市水上公園千佛島湖中隱匿,后潛逃,現涉案物品已起獲并發還。公訴機關以貪污罪起訴葛金山。

庭審中,葛金山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犯貪污罪予以否認,辯稱自己并不是國家工作人員,用于購買黃金的錢款并非本單位錢款,黃金也已發還。

法院經審理認為,葛金山身為國有公司人員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侵吞公共財物,數額特別巨大,其行為構成貪污罪,應依法懲處。葛金山的辯護人提出的葛金山系初犯,客觀上未給被害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辯護意見,酌予采納。

2020年10月10日,西城法院一審判處葛金山有期徒刑11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。上訴期內,葛金山未上訴,該判決現已生效。
零度電腦_基礎知識_最新消息
最新晚上碰碰精品视频